四.鰻魚資源的永續利用

1.世界性的鰻魚資源量下降現象
歐洲鰻、美洲鰻和日本鰻的資源補充量,從1970年代以後急遽下降,目前的資源水準還不到最高時期的5 %。因為資源補充量下降,所以日本鰻和歐洲鰻的漁獲量,從1970年代以後,也都逐年下降。尤其,近年資源量下降的情況很嚴重,漁民能捕獲的鰻魚數量,更為減少。因近年來歐洲鰻資源補充量急遽下降,華盛頓公約(CITES: Convention on International Trade in Endangered Species of Wild Flora and Fauna) 於2007年將歐洲鰻列為臨危物種,沒有許可,不能將歐洲鰻活鰻及其產品輸出歐盟以外的國家。鰻魚資源補充量下降的原因,不是很清楚,但可能與全球氣候變遷、過度捕撈、以及環境惡化等因素有關。其中,太陽黑子的活週期性變化與臺灣日本鰻鰻苗產量的年變化有很大的關連(圖1)。
003
圖1日本鰻鰻線漁獲量的年變化與太陽黑子的關係

2.鰻魚資源量下降的人為因素
由於,世界各國經濟快速起飛,導致河川汙染,棲地破壞,造成野生鰻魚資源的急遽減少。又因大量捕撈日本鰻鰻苗做為養殖,更加重日本鰻資源的日趨枯竭。台灣有數百條的大小河川,近數十年來遭受破壞,包括:1)任意在山區墾植、闢路,導致水土流失,並分割了生物棲息地;2)在河川建了許多攔沙壩,攔水壩,阻礙河川魚類的洄游與水容積;3)工廠廢水、家庭廢水、垃圾、農藥與肥料滲流等,使河川中下游嚴重汙染;4)沿海濕地消失,濕地具有高生產力,可以增加漁業資源,並有攔沙、防洪、淨化水質、觀光等功能,但由於人為的開發,濕地愈來愈少了;5)外來種水生生物的引進,侵犯原有之生態系平衡。台灣地區的河川在人類活動下,已面臨嚴重危機,需要進行合宜的河川生態管理措施,才能維持鰻魚生態平衡。

3.種鰻放流和資源恢復對策
近來,鰻魚資源復育的議題備受各界矚目,希望藉由鰻魚放流,增加資源量。以歐洲為例:早在20世紀初,德國、義大利以及波蘭,即開始野放鰻苗來復育鰻魚資源。台灣行政院農委會水產試驗所從1976年起,進行種鰻放流工作。種鰻放流前先進行催熟注射及標幟,再以船運輸至外海投放。但因塑膠標幟深及肌肉傷口,無法愈合,移放至高鹽的海洋後,往往因滲透壓調適失常的問題,導致虛弱、脫水,再被海流沖至岸邊,以致放流效果常被質疑,而且開放水域不易追蹤,效果難以評估。1976至2001年間,於台灣西南外海高屏峽谷放流,選擇台灣西南外海放流的理由,是因為水產試驗所認為台灣西南外海有一個日本鰻的產卵場。後來發現日本鰻的真正產卵場位於馬里亞納島西側海域,於是1999-2001年曾經兩度前往馬里亞納島西側海域種鰻放流,但是遭到國際人士的反對而終止,理由是怕造成基因污染。過去三十幾年來,台灣總共放流日本鰻48次、 106,822尾、39.9公噸,但其效果並不如預期,因為種鰻放流之後,第二年的鰻苗產量和種鰻放流量沒有相關性(圖1)。放流

圖1 台灣歷年的種鰻放流量與鰻苗產量之相關關係(p=0.38, 相關性不顯著)(photo: 黃家富)
自2003年起,水試所改變鰻魚放流策略。依鰻魚的生態習性,將以往在公海的種鰻放流,改為在河口與淡水棲地放流。分別在宜蘭縣的宜蘭河、新竹縣的鳳山溪和頭前溪以及高雄縣的高屏溪 放流幼鰻或大型鰻,放流的幼鰻體型:每公斤50-100尾,放流的大型鰻體型:每公斤2-3尾。讓鰻魚在河川中自然成熟後再降海產卵。

4.鰻魚資源管理策略
日本鰻鰻線急遽減產,影響養鰻業的永續發展。鰻線減產,不只是台灣的特有現象。     中國大陸、韓國及日本,同樣也是捕不到鰻線。今年鰻線的減產,使得日本鰻鰻線單價飆到每尾臺幣175元以上,引起養鰻界的恐慌。這個事件經過日本媒體報導之後,學者感到事態嚴重。因此,東亞鰻資源協議會(EASEC)於2012年3月19日下午在日本東京大學Nakashima Hall緊急召開EASEC會員國的科學家及業者,共商日本鰻鰻線危機處理對策,大約有50人參加。各國報告鰻線的捕撈現況、推測減產原因以及鰻線減產的因應之道等。最後在大家的共識下作成日本鰻資源保護及保全對策的緊急宣言。主要宣言有三點。第一點:河川、沿岸域鰻魚的漁獲限制,第二點:河川、沿岸鰻魚棲息環境的保護和再生,第三點:鰻魚人工放流技術的檢討和鰻魚人工繁殖技術的促進。期望在各界的努力下,讓鰻魚資源得以永續利用。

選錄自:曾萬年、韓玉山、塚本勝巳、黑木真理(民101)。《鰻魚傳奇:蘭博叢書07》。臺灣:宜蘭縣立蘭陽博物館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鰻魚的社會科學. Bookmark the permalin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