鰻魚大滅絕?

前言:物以稀為貴,當蒲燒鰻魚飯消失,大家終於開始懷念鰻魚的美味,都市開發、大建水庫與攔砂壩、河川污染、短視近利濫捕鰻魚苗及成鰻、鰻苗大量走私出口,都使台灣養殖戶無苗可養、無鰻可賣;誰把鰻魚趕盡殺絕,最大的罪魁禍首就是我們。
中秋節逼近,在彰化漁會辦公室裡卻絲毫感受不到佳節的人氣,印著「蒲燒鰻名產」的禮盒一疊疊,逐一打開來看,全都是空的,以往搶手的鰻魚現在貴到讓人根本買不起,職員唉聲嘆氣:「斷貨了」。
在台中市一家日本料理餐廳內,點道鰻魚飯,領班走過來:「大缺貨,什麼時候會有,不知道!」另一家鰻魚飯專賣店,鰻魚片縮小規模只剩半片,賣完還就沒有了, 要吃趁早;附近原本入夜之後擺攤的「枸杞燉鰻」,冷鍋冷灶,已經連休了快兩星期,「老闆呢?」「老闆在家吃老本呢!打算改賣藥燉排骨了。」
來到全國養殖鰻魚最盛的雲林縣口湖鄉,鰻魚買賣中盤商蘇明志神情沮喪地泡著茶:「我再去搶仔苗,貴一點也還是要買一些」;小小的辦公室裡照樣一屋子人,然而 每位鰻農臉上都掛著絕望的表情,鄉民代表會副主席蘇慶璋和弟弟蘇永雄終於忍不住劃破寂靜吶喊出聲:「一尾鰻魚苗兩百多塊錢,政府不嚴格取締濫捕、走私出 口,放任我們有心、有技術要養鰻魚的人自生自滅,難道要我們一個個自己打斷腿去向政府申領殘障補助金過活?」
半世紀以來曾被譽為「鰻魚王國」的台灣,到底發生了什麼問題?
連續三年來,鰻苗數量直線銳減,鰻苗的零售價相對地逐年抬高,每隻甚至飆破二百零五元,成鰻零售價也漲到每公斤一千二百元以上,成本太高,養殖戶養不起,餐飲業吃不起,全賣到日本也還供不應求,台灣鰻魚王國崩壞,落到了被邊緣化的命運。鰻苗無法人工繁殖,就算付出極大心力去模擬野生環境,僅有少數能長成鰻苗,沒有辦法商業化量產。
鰻魚具有非常微妙、複雜、獨特的生活史,與鮭魚、鱒魚由海洋游到河川產卵的溯河洄游,恰恰相反,以品質最好的日本鰻種來說,成鰻在天然的海域中產卵,產卵後 隨即死亡,孵化後的仔魚,外型酷似柳葉,稱為柳葉鰻,牠隨著北赤道洋流往西漂送,順著黑潮被漂送到台灣、中國大陸、韓國及日本的陸棚後,變態為透明的玻璃 鰻,接著進入河川的入海口聚集,這時因為身上出現黑色素,稱做鰻線。從卵孵化後到鰻線需四到六個月成長期。消費者所吃到的鰻魚,都是從河口捕抓野生鰻苗, 再人工養殖後的成鰻。身體細長的鰻線在河川成長到了黃鰻階段,降海之前還要再經歷第二次變態,變成銀鰻,才是開始成熟的成鰻,此時不再進食,並開始游向出 生地也就是西太平洋馬里亞納群島西方附近產卵場,繁殖下一代後,生命完成新舊交替。 就在每年十一月起至二月間,漁民們就忙著在河口附近的海岸,用「手叉網」捕撈正要溯河的鰻線,接著賣給養殖戶。養殖戶先把鰻線放養進魚塭,仔鰻養大後再出售。
除了全球氣候暖化效應,鰻魚正走向滅絕的重要人為原因,還有好幾個,臺灣大學漁業科學研究所副教授韓玉山指出,河川水質污染、沿海濕地消失、大量興建水壩與 攔砂壩,是破壞鰻魚棲息地的主要殺手,當沒有足夠量的成鰻降海洄游產卵,鰻苗當然會愈來愈少;此外,漁民在河口過度捕撈,捕撈後又走私供應給出價更高的日 本養殖戶,使得原本數量就已急遽減少的鰻魚雪上加霜,台灣養殖戶等無鰻或養不起,當然被迫漸漸棄養或轉行了。
早從民國五十四年,繼彰化鹿港之後,雲林口湖開始投入鰻魚養殖事業,當時,在這個半數以上村民都姓蘇、特別以「汪洋中一條船」鄭豐喜奮鬥故事廣為人知的口湖 鄉,箱子上架,就穩穩定定地養起鰻魚來,大把鈔票地賺錢,錢多到蓋洋樓、簽賭「大家樂」,涵括口湖、四湖、北港、元長、水林範圍的雲林縣第二鰻蝦生產合作 社號稱「天下第一社」。
養鰻魚又冷又辛苦,很耗體力,為防鰻魚被偷,甚至夜裡就睡在養殖池旁,十月起,氣候漸涼的屏東與宜蘭,漁民開始捕鰻線,漸次由南而北,一直捕到二月。台南、 布袋、口湖、鹿港、福興的養殖戶靠的就是屏東漁民的供貨, 一公斤 五千尾鰻線,然而,以往總會把鰻線賣給自己人的漁民,在利之所趨下,近幾年來寧可走私賣給日本養殖戶,原本就越捕越少量,還更兼價格貴、缺貨,本地養殖戶 無鰻可養,哀鴻遍野。
日本的統計指出,二○○九年,東亞鰻線產量還有約九十噸,二○○九 年日本由台灣進口活鰻約一萬三千一百噸,由中國進口約八千兩百噸,日本本地所產活鰻約兩萬兩千噸,總數約四萬三千噸,台灣產所占的比例很高,在大自然環境 下養殖成的,比起在室內養殖的品質還好。而之前養成之成鰻最高紀錄曾創下年產六萬八千噸紀錄,居本省所有養殖魚類之冠,其中六萬噸銷往日本,金額高達一百 五十億元新台幣;對照如今的產值,台灣排在前兩名的大陸、日本之後,僅勝於韓國,鰻魚養殖大勢已去,今年產量空前新低,在七十年代一尾五、六元的鰻線,價 格更跳到現今的一尾二百零五元以上,創下新高,加上飼料、藥品、電價都更貴,漁民走私銷日又嚴重,鰻魚養殖戶己經面臨了生死存亡的關鍵時刻,七百五十戶登 錄在案的養殖戶,實際上有養到鰻魚的只剩兩百餘戶「窟仔腳」,非不為也,不能也,要繼續苦撐等著捕獲量現奇蹟?抑或趁著一息尚在,棄養轉行,是全面性的沈 重課題。
就以口湖為例,除了工業廢水、家庭廢水,更有麥寮台塑六輕的排污,養殖戶蘇永雄忿忿不平地說:「從事農漁牧的農戶是最弱勢的,至少政府也該管管污水的排放、 漁民的走私鰻線出口,執法不力,難道眼看著養殖戶叫天天不應?我買六尾鰻線一千多元,難免有耗損, 一公斤 成本一千多元,與外銷日本成鰻價格相當甚至更高,這種行情,根本無利可圖,賣價還抵不回成本,但我還是想要養,不然我何去何從?全都日本人買去養了,政 府!為什麼放我們養殖戶自生自滅!海巡署有任何積極查緝走私的作為嗎?」
在偷偷出海的漁船上,穿著灰黑、舉止低調的走私客,手提一只皮箱,裏面裝了一袋袋滿滿的鰻魚仔苗,打入了氧氣和冰塊,全都要賣到日本去。養殖戶蘇永雄說,好 的、健康的仔苗賣去給日本,台灣養殖戶只得退而求其次,接受轉機香港的大陸貨,大陸鰻苗品質不佳,再經過長途密閉環境來台,「在醫院躺著的是植物人,我們 窟裡養的是植物鰻,養也無路用!」還有其他沒得養的,像蘇慶璋落到這步田地,就欲哭無淚地挖苦自己:「我在養水啦!」
養殖戶曾新福說,養鰻盛況從全盛時期的全台三萬養殖戶、鰻線年產四十噸,飼養一年後,九成賣到食鰻大國日本,賺取外匯四十億元,淪落到如今全台登錄者低於五千戶、台灣的仔魚流向日本,他一看不妙,才引進歐洲鰻品種,不然也已經是死路一條。
韓玉山老師指出,台、陸、日、韓四國的鰻線產量,二○○九年共九十噸,算是正常量,二○一○年 下滑到四十一噸,去年三十五噸,今年二十六噸,鰻線仔苗在河口產地價為一百五十至一百八十元,盤商賣給養殖戶的零售價為二百元以上,已經不可能再回復到早 期幾塊錢一尾仔苗的行情了。台灣養殖戶面臨捕獲的仔鰻八、九成都遭走私出去了,剩下的哄抬高價,一遇天價就招架不住了,毫無競爭力。養殖戶要想生存下去, 只有兼養鱸鰻或飼養歐洲鰻、美洲鰻、雙色鰻等鰻魚品種。面對不計代價就是非要養殖日本鰻的日本,台苗應留在台灣給本地養殖戶養,這是最值得期待的共識和轉 機。
環境污染是心中至深的痛, 韓玉山 老師直指鰻魚銳減的元兇是不注重環保,不善加保護野生資源,河川污染,全台幾乎無一倖免,中南部河川更是污染得嚴重,根據環保署公布的台灣污染最嚴重河 川,惡名昭彰前三名依序是台南縣、市境內的二仁溪、鹽水溪與高雄縣的阿公店溪,其中全長才 六十五公里 的二仁溪就有半程遭嚴重污染,生活廢水、養豬廢水、工業廢水嗚咽著河川悲歌,然而政府設置污水下水道排放系統、未落實水質淨化廠等處理工作,又疏於執行稽 查,讓魚屍遍處、水色濁黑、臭氣沖天,鰻魚當然難逃劫數,在大甲溪、淡水河口,網撈所見的盡是垃圾阻斷洄游路,銀亮的鰻線渺無蹤影。
不為人知的原因還有攔砂壩,隨著都市發展、土地開發,廣建河堤、攔砂壩等不透水的水泥工程以防砂土入溪或崩塌,長期以來,當然破壞了原來棲息生物的生活條件和生物鏈,鰻魚無法正常地溯河而上或存活,只有絕跡一途。人類,是鰻魚將從這個世界消失的最大殺手。政府如進行河川整治,必須兼顧到洄游魚類的生存空間等大自然保育課題,近年來觀念開始改變,開始有了魚梯的興築,是很大的進步。
為了讓鰻魚產業永續經營,行政院農委會水產試驗所,自一九七六年起在台灣各地採行種鰻及幼鰻的人為放流措施,一年數百公斤至數噸,希望藉由良好的棲息地,有 助於鰻苗生長的「開源」。台大漁科所韓玉山老師,近年亦在台灣最後的淨土宜蘭縣實施鰻魚放流與評估工作,希望建立有效放流作業之標準程序。
但光這麼做仍不夠,他呼籲還要「節流」。每尾種鰻,一次可產下百萬顆卵,但漁民利用小型定置網或是蛇籠,在河川的出海口捕撈,連種鰻也抓走,每公斤賣五、六 百元,造成種鰻大幅減少。他疾呼,禁止在河川捕捉尚未洄游出海、產卵的鰻魚,大量的子代鰻苗才可望問世。保護棲地、保護鰻源,加強禁捕的管理以及對走私的 明令禁止、查緝,鰻魚議題並不是完全束手無策,但看政府有無決心與否。
眼看著鰻魚流落在外,養殖戶窟空蕭條,想再吃到肉質鮮美、軟嫩可口的蒲燒鰻魚,想再攝取含豐富DHA、EPA、維生素E等營養的滋補養顏鰻魚,不再可得,鰻魚王國將要傾塌,我們在親手扼殺了鰻魚之前,可曾還有最後的一絲警覺?

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鰻魚的研究新訊. Bookmark the permalink.